是小白的鞋啊💕

未到终局,焉知生死。

图源网,自己p的,大勋花和敬亭山。
因为不会抠图所以花不是彩色的_(:з)∠)_

这个图我p了半个小时……
忽略我的丑字QAQ

降灾(最终)

       已经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了,醒来时昏昏沉沉,努力睁开眼睛,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色。
        眼前这座破屋子,分明——就是义庄啊!
        正愣着神,从屋里打闹着出来三个人。
        那个讨厌的女孩嘴里骂着什么正摸索着拿竹竿胡乱挥舞着,被他追着打的少年也不恼,一边躲一边笑嘻嘻的回嘴,那双眼缠着绷带的白衣道人一脸的无可奈何,嘴角确是掩饰不住的弧度。
        只看了一眼,便落下泪来。
        原来剑灵也会做梦吗?
         那个一脸懒洋洋,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但是……却忘不了。
         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被晓星尘救起来,没有在伤好之后留下来,没有遇上那个宋子琛,是不是他和我还会像以前那样,无法无天满不在乎,想杀人就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不是像如今,残缺了一条手臂,躺在冰冷冷的地下,最后魂飞魄散。
        我的目光一直在哪人身上,贪婪地想把他的容貌深刻进心里。
        没听清他们说了些什么,那个叫阿箐的女孩气鼓鼓地跟在晓星尘身后走了,晓星尘一边无奈地笑着回头,扔给那人一颗小小的糖。
        那人伸出断了一根小指的左手接住,笑嘻嘻地说了声“谢谢道长”。
        他看着晓星尘走远了,嘴角的弧度渐渐回落,把糖纸撕开把那颗糖丢进嘴里。
        突然他又笑起来,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剑柄,恶狠狠的语调里带着些欢愉:“你迟早是我的!”
        他说着,用力咬碎了糖,哼着调子走远了。
        我想跟上,眼前的景象突然像撕裂一般扭曲,我的意识也模糊起来。
       梦醒了,我还是在义庄地下,守着一无所有的他。

降灾(第二)

#私设#
#降灾视角#

    八月十五,一轮满月高高悬挂在晴朗的夜空。我躺在义庄前的泥地上,努力伸着手触及那我无法触及到的月光。
    忽然,一阵刺骨的风吹过,月亮被乌云遮挡,也遮住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我放下手,无意识地将手指放到眼下摩挲。
    很多年前,这双眼下有两道黑色的花纹,经过漫长的岁月流逝,他们渐渐淡去,直至消失不见。
    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还有他在意的东西,全部都没有了。
    那一把叫做霜华的剑,那一只小小的锁灵囊,那一个一直不依不饶纠缠他的孤魂,那一颗已经发黑不能吃了的糖,全部都没有了。
    金光瑶把我和他一起葬在了这座义庄的地下,从此以后,他真的只剩下我了。
    我陪着他在这只有我们的义城度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然而今晚一过,他的魂魄将会全部消散,而我也没有了一个留在这世间的理由。
    我是他的剑灵,他便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理由。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明亮起来,而他的魂魄,也终于在日出时全部消散了。
    我轻轻闭上双眼,脑中一片空白。
    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少年懒洋洋的声音,那是我成为剑灵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所到之处,祸乱将至。”
    “以后,你的名字,叫降灾。”

降灾(第一)

#降灾视角#
#私设#

    冰冷而黑暗的空间里,闪烁着一抹微光。我蜷在角落里,轻闭着双眼。
    突然,四周强烈震动,我睁开眼,血色的瞳里满是愉悦,我将黑色长发随意地撩到身后,露出双眼下同样黑色的花纹。
    终于可以出去了呢。
    半晌,平静。
    我缓缓站起,视野开阔起来,许久不见的阳光使我不由眯起了眼。
    流水潺潺的小溪边,那个叫阿箐的小瞎子满脸怒火的正在喊着什么,有些听不太清楚,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
    就算被骂了这么久,我却仍感受到了主人的内心的愉快,因为终于找到她了吗?
    阿箐又骂了一句什么,主人似乎更加愉悦了,他明明还是笑着的,我却不禁浑身发冷,我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但我感觉到了冰冷的杀意——我知道,他要动手了。
    果然,主人右手猛的一扬,然后就是凄厉的惨叫。我尚未听够,就尝到了温热的鲜血。
    “很久没有杀人了呢。”我舔了舔唇,轻声自语。
    主人低着头看着阿箐的尸体,轻轻勾起唇角,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像极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可他的表情却莫名有些难过。
    心中刚觉得有些奇怪,余光便瞥见主人左手的那把剑。
多漂亮的剑,不过在主人手里也不过是同我一般,杀人的武器罢了。
    可我清楚的知道,他待我与待那把剑是不同的。
    我伸了伸懒腰,绕到那人身后,用虚幻的手轻轻搂住他的腰。
    “啧,又瘦了。”我叹息,旋即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
    我将脸贴在他背后蹭了蹭,甜腻腻的话语被风吹到空中。
    “你只需要我就可以了,不是么?”
    我叫降灾。
    降世于灾。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终章)

#ooc致歉#
#完结章,感谢观看#
#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

    叶修东西本来也没有多少,他随便整理了一下就打包跟着韩文清走了。
    东西都在房间里放好,叶修正想点根烟,却被韩文清阻止了。他一脸冷漠:“ 要抽出去抽。”
    “我去,不是吧大哥?” 叶修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 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韩文清沉默了,过了几分钟让步道:“只能在你自己房间里抽,完了记得开窗户通风透气。”
    说完他丢给叶修一串钥匙:“ 我已经在上面标注好了。”
    叶修拿着钥匙看了看,疑惑地说:“ 卫生间的钥匙给我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房间的钥匙给我?”
    一阵沉默,韩文清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 你要我答应你什么要求?”
    “嗯……”叶修想了一会儿,眼睛看向厨房:“ 要不然你给我做顿饭吧。”
    叶修说着走到厨房,拉开了冰箱的门,里面满满当当都是食材。
    “生活过的挺不错啊老韩。”叶修道,“虽然挺让人不敢相信的,但是看着架势,你应该会做饭吧?”
    “……”沉默了一下,韩文清点头:“好。”
    韩文清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开始上手洗厨具,叶修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突然道:“ 要不然我做饭吧,就当……给你的道歉。”
    气氛在一瞬间尴尬下来,好一会儿韩文清才道:“ 你会做饭吗?”
    “不会啊。”叶修理直气壮,“但是我可以学啊”
    “……”

    ******

    叶修看着冰箱里的一堆菜,沉默了。他决定先从简单的做起,于是他拿出了番茄和鸡蛋。
    “老韩 ! ”叶修的声音响起,厨房是开放式的,和客厅相连,正坐在沙发上看实况游戏的韩文清应了一声。
    “西红柿炒蛋应该先放西红柿还是先放鸡蛋?”
    “……先放油。”
    十分钟过去了,叶修看着自己千辛万苦做出来的成果诡异的沉默了。然后拿起盘子默默的把里面黑不溜秋的东西到进垃圾桶里。
    韩文清似乎是叹了口气,接过叶修手里的盘子:“还是我来吧。”
    “那我干嘛?”
    “你……洗菜吧。”
    于是我们的叶修大神顺利地从主厨荣升为了洗菜工。
    年才刚过完,有些卤菜啊什么的都是现成的,不大一会儿,韩文清就白了满满一桌子菜。叶修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嘴里,眼睛一亮,拍着韩文清的肩膀,含糊不清的道:“ 行啊老韩!还没想到你这么贤惠啊。”
    “哦。”韩文清顿了一下,慢慢说,“所以你打算娶回家吗?”
    声音十分平稳,没有任何感情起伏,却让叶修吓得不轻。心里不禁想他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但韩文清下一步却没有了动作,转身去卫生间洗手了。仿佛刚才的话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莫名有点不爽。
    一顿饭吃完了,洗碗的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叶修的身上。
    但是很明显,洗碗,并不是叶修大神的强项,叶修只写了几个盘子,韩文清就看不下去了,果断的把叶修赶下了水池
    叶修倚着壁台看韩文清洗碗,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韩文清也没有阻止,只是默默的洗着他的碗。
   “对不起啊老韩。”叶修突然道,带上点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厨房里。
    “对不起什么?”韩文清平静道。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叶修道,“就是觉得好像没脸见你。”
    他有点烦躁,想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韩文清没再给他解释的机会,侧头道:“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啊?”叶修没想到韩文清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愣了愣,下意识的道:“我不是给你做……”
    “你确定是你做的?”韩文清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呃……”叶修有点尴尬,“话也不能这么说,好歹我没有把厨房炸了是吧。”
    韩文清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淡淡道:“我已经想好补偿了”
    “什么?”叶修心里一惊:
“ 你该不会是真的要打我一顿吧?”
    韩文清放下手中的碗,就毛巾擦干了手,做了一件他想过很多事次,想过很长时间的事情——
    他侧过身夺走了叶修手里的烟直接丢进水池里,在叶修疑惑的目光中,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唇与唇相贴的瞬间,叶修整个人都懵了,大脑一片空白,牙关被毫无防备的被撬开,任由韩文清加深这个十分生涩又无比热情的吻。
    烟草的气味交缠在鼻腔,并不好问,但是却没有谁舍得放开。缠绵的水声在唇齿间发出暧昧的声响,韩文清变本加厉,伸手揽住叶修的腰,将他用力带向自己。
    一直到叶修快要喘不过气,韩文清才舍得放开他。
    终于能够呼吸道新鲜空气了,叶修按着胸口,心跳快到不行。因为两个人离得极近,叶修也听到了对方胸腔中和他一样的剧烈起伏。
    他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楞楞地掐了一下韩文清:“ 疼吗?”
    韩文清皱起眉,反问:“你觉得呢?”
    叶修目光涣散,喃喃道:“妈的原来不是梦啊!”
    “当然不是。”比起叶修,韩文清看上去淡定多了——当然,也只是“看上去”。
    “今天不是愚人节什么的吧!”
    “……不是。”
    “那行。”叶修缓过来,脸上的表情极其平静。
    他猛地伸出手扣住韩文清的后脑勺,仰头狠狠地压了上去。
    韩文清愣了愣,从善如流重新扣紧了叶修的腰。
    阳光从敞开的窗户斑驳屋中,给两人镀上了一层温暖而明亮的光。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九)

#ooc致歉#

    四周猛的寂静了,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存在。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叶修抽完了一支烟,才抬头对着韩文清,脸上是他那一贯的笑容,只是看起来比平常更刺眼。
    “是啊。”叶修的语气满不在乎:“你又没有问我,再说没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以后会直接和我上演一场真人PK啊!”
    韩文清没说话,只是盯着他。叶修觉得这目光就像刀一样扎在他身上,刺得他浑身难受,他又笑道:“怎么了?你不会是输了不认吧?还是真的想和我真人PK?先说好,打伤了你得对个负责啊。”
    韩文清关了电脑,转身径直向门外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叶修收起了笑容,瘫在了椅子上,抬手又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轻轻吐出来,缭绕的雾气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又消失不见。
    “你这……算完全掉马了吗?”
    目睹了一切的陈果女士走上前来,对着面无表情的叶修问道。
    “嗯……”叶修坐直身子,“其实我真的以为他会给我一拳。”
    “那还不是你活该。”陈果吐槽,松了一口气,“这下好了,都不用帮你瞒了。”
    叶修无语:“……也没让你们帮我瞒着啊。”
    “你一直不告诉他,不就是想瞒着吗?”陈果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少翻白眼,小心眼球脱落。”叶修一脸诚恳。
    “滚!”陈果吼了一句,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怕他打你什么的简直是瞎掰,他一个警察怎么可能知法犯法,你到底为什么要瞒着他啊?”
    叶修沉默了好一会才严肃道:“我有权保持沉默,一切事务请移交我的律师处理。”
    “……滚滚滚,美剧看多了吧,你哪来的律师?”陈果简直没脾气了:“不说算了,懒得管你了。”
    陈果走了,叶修松了口气,重新瘫在椅子上,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他在游戏上对大漠孤烟告别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和别人打了一个对他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赌,但是他输了,输掉了陪伴了他十年的一叶之秋。他坐在电脑前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十年的老对手这个消息。
    他等着大漠孤烟上线,尽量以最平淡的语气告诉他自己打赌输掉了账号卡。
    他记得那天,对方也是沉默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像今天看他一样,一直盯着屏幕上那个手持长矛的战斗法师。
    然后叶修看见他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当时叶修含糊不清的回答: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发完这句话,叶修看见系统显示对方下线了。叶修想,当时他应该很生气吧?
    后来苏沐秋丢给他一张账号卡,那是曾经苏沐秋准备靠着它在荣耀大杀四方,却因为等级提升而不得不废掉的君莫笑。而苏沐秋接到了游戏公司的邀请,再三权衡之下,为了赚钱供苏沐橙上学,他选择了签约游戏公司,丧失了在荣耀里从头再来的机会。
    叶修拿着那张账号卡,偶然走进了兴欣网吧。那天正好是荣耀开新区的日子,于是他给君莫晓办理了转区,决心在第十区,从头再来。
    很意外的,他遇见了韩文清,大漠孤烟的主人。和他PK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换了一种打法,有意无意的隐瞒了自己一叶之秋的身份。为了让韩文清继续下去,他对他说了“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话。
    韩文清继续是荣耀里的大神大漠孤烟,而叶修却一直将一叶之秋这个身份隐瞒下去,韩文清几次试探,都被他躲过去了。今天的PK,君莫笑被大漠孤烟逼得无路可退,不得不使用自己用最熟悉的打法。
    然后他赢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应对韩文清的质问。
    当他看见韩文清转生的时候,心里松了口气,却又仿佛失了一块儿。
    他为什么要瞒着韩文清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也许在他心里,他没有脸面对韩文清吧?
    叶修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对象却是自己。

    ******

    一连好几天,叶修都没有见到韩文清。
    苏沐秋给他出主意:“要不然你还是自觉点去负荆请罪吧,他是警察。不会杀了你的,顶多把你打成半身不遂。”
    “不用,谢谢。”叶修皮笑肉不笑,“写你的程序去吧,别来烦哥。”
    眼看着十五都要过完了,正月十四的早上,叶修正等着别人来交班,却见到了一张看一眼都忍不住想上交钱包的脸。
    叶修一愣:“老韩?你……”
    “昨天新杰回来吧,东西都搬完了,电脑也给你装好了。”韩文清面无表情,“你可以搬进来了。”
    叶修点了支烟吸了一口,然后把烟蒂狠狠摁灭在烟灰缸里,笑道:“老韩,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要求。”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八)

#ooc致歉#

    “所以你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和韩文清同居了?”
    QQ上,苏沐秋的语气是从屏幕里都可以看出来的惊讶。
    “是啊,又不收房租,我为什么不让自己住的舒服点儿。”
    “那你去跟老板娘说啊,现在她应该很乐意给你腾出一个房间。”
    “……”
    苏沐秋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啧啧啧啧啧,孤男寡男干柴烈火,叶修你一定要把持住了啊!”
    “……苏沐秋你够了啊。”叶修一脸黑线。
    “哈哈哈,我有事儿,先下了,拜拜了您呐。”
    叶修也是没脾气了,望着电脑出神。
    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韩文清?真的是因为他敷衍苏沐秋的那些理由吗?叶修知道当然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呢?
    一门心思扑在游戏上单身了25年连有好感的女生都没有的叶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他缓缓吐了口气,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在眼前的荣耀上。

    ******
   
    过完年,员工都回来上班了。
    和值早班的同事换了班,叶修上楼去休息。特地去陈果的房间看了看。被子如他所料的掉在了地上,他叹口气,帮陈果掖好被子。回到了马上就要不属于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了快一个小时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等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洗了一把冷水脸,叶修穿好衣服下楼,发现韩文清已经在前台和陈果交谈了。
    陈果看见叶修,招呼道:“终于下来了,韩警官都等你半天了。”
    叶修迎着韩文清的目光朝他点了点头,慢慢吞吞的挪了过去。
    陈果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韩警官都已经跟我说了,这样也好,我还琢磨着你那地方太小了,准备重新跟你找个地方住呢。”
    “我先带你去认识路。”韩文清接过话“新杰回家过年了还没回来,等他回来把东西整理好,你就可以住进来了。”
    “随便啊,反正我也没有什么行李。”叶修耸耸肩,“啊,睡了这么久饿死了,老韩,你吃了吗?要不吃了再去吧。”
    韩文清点点头
    “老板娘,我们走了啊!”走到门口,叶修又回过头来对陈果喊到,陈果比了个OK的手势。
    走到街对面。叶修看着零星的几家饭馆问道:“老韩,吃什么?”
    “随便。”
    “呃,那就牛肉面吧。”
    人不多,两碗冒着热气的面很快就被端上来了,叶修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面,蒸腾的热气朦胧了他的视线。叶修踌躇了一下,问韩文清:“你为什么会想到让我搬去和你一起住?而且还不收房租。”
    韩文清挑面的手顿了一下,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帮个忙而已。”
    叶修在心里叹气,这种理由谁会相信啊,又不是小孩子了。但是他也没有多问什么。
    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一个理由了,只是他不愿意去想,或者说害怕去想。
    这顿饭吃的寂静无声,叶修才发现,他们俩坐在一起吃了几次饭,好像每一次都以沉默收场。

     ******

    韩文清家的小区如他说的,果然不远。叶修看着整洁明亮的室内,“啧”了一声:“现在当警察的都这么有钱吗?这房子是你买的?”
    韩文清点了点头。
    “有车有房还有稳定工作,也就是脸吓人了点儿,不然得有多少姑娘前仆后继想要嫁给你啊。”
    叶修说的随意,心里却有点堵得慌。他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哪间房是你的啊?”
    韩文清手指靠近沙发的那件。
叶修走过去开门开灯,毫不避讳地进了房间。
    韩文清的房间基本没什么装饰,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把办公椅。电脑放在书桌上,墙上的书架上摆着书,床上一套都是灰黑色的,整间房看上去和主人一样冷静严肃。
    “果然是你的风格啊。”叶修感叹完,转头去马上就要属于他的房间。
    如果说韩文清的房间是简单整洁的话,张新杰的房间简直一丝不苟到令人发指。
    “他到底是怎么把被子叠成豆腐块的?”叶修惊讶道,“居然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顿了顿,叶修道:“他为什么要去当老师,开个家政公司亲自上阵,肯定比老师赚的钱多啊,保证它不出三年,什么东西都有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等过完年他回来你可以自己向他提一下这个建议。”
    “切,哥的幽默你不懂。”叶修摆摆手,“对了,你说给我的电脑呢?”
    “收着没用,等你搬过来了再装上去。”
    “哦。”
    叶修没怎么在意的应了一声。他走到客厅四周环视了一圈,目光看向厨房,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道:“好了,我参观完的,你还有别的事吗?要不然我们去PK几盘吧。”

    ******

    兴欣网吧。
    等待电脑开机的过程中,叶修道:“ PK了这么多次,从来没有下过赌注,不然我们今天来打个赌吧。”
    “赌什么?”
    “就赌一个要求。”叶修道,“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点头答应了。
    说话的工夫电脑已经开机了,叶修正准备向陈果借账号卡,却听到韩文清道:“用你的那张‘君莫笑’,开修正场,我想见识一下你那件银武。”
    因为两人的等级差距,叶修和韩文清PK一直是用的陈果的逐烟霞。而这一个多月以来,韩文清没少听见“君莫笑”的“英雄事迹”,他对其他玩家口中啧啧称奇那把银武千机伞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叶修闻言有点惊讶,但是没说什么,从口袋里拿出君莫笑。插卡登录。
    修正场虽然会消除角色等级差距,但比起大漠孤烟的装备来说,君莫笑还是差得有点远了。叶修笑道:“ 你的装备那么好,看来我这次说不定要输了。”
    虽然他话是这样说,但神色仍然镇定自若。
    韩文清没有理会他装模作样的感叹。“眼睛却紧盯着君莫笑”手上那把白色的长柄伞。
    此时“君莫笑”身上一堆花花绿绿的装备,不要说美感了,就连“正常”两个字都挺勉强,看上去有点可笑。但韩文清却一点儿也没觉得可笑。PK了那么多场他深知眼前这个人有多难对付。他坐直身,身子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
    这次的PK足足打了一个小时。而在这一个小时里,韩文清终于见识到了千机伞的变态之处,它可以变换成各种职业的武器。即便有装备上的差距韩文清还是输了。
    但是对于韩文清来说,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的这场PK,叶修用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打法。
    而这种打法,韩文清熟悉到可怕。
    韩文清看着叶修,往天叶修赢了总是嘴里要损他一番,但是今天却只沉默着点了一支烟。韩文清已经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了,他只是盯着叶修,沉声道:“叶修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一叶之秋?”

文字被屏两次,我看看发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