捌钺August

晋江ID捌钺
我喜欢作品和角色但是不代表我非要喜欢作者。

降灾(最终)

       已经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了,醒来时昏昏沉沉,努力睁开眼睛,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色。
        眼前这座破屋子,分明——就是义庄啊!
        正愣着神,从屋里打闹着出来三个人。
        那个讨厌的女孩嘴里骂着什么正摸索着拿竹竿胡乱挥舞着,被他追着打的少年也不恼,一边躲一边笑嘻嘻的回嘴,那双眼缠着绷带的白衣道人一脸的无可奈何,嘴角确是掩饰不住的弧度。
        只看了一眼,便落下泪来。
        原来剑灵也会做梦吗?
         那个一脸懒洋洋,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但是……却忘不了。
         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被晓星尘救起来,没有在伤好之后留下来,没有遇上那个宋子琛,是不是他和我还会像以前那样,无法无天满不在乎,想杀人就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不是像如今,残缺了一条手臂,躺在冰冷冷的地下,最后魂飞魄散。
        我的目光一直在哪人身上,贪婪地想把他的容貌深刻进心里。
        没听清他们说了些什么,那个叫阿箐的女孩气鼓鼓地跟在晓星尘身后走了,晓星尘一边无奈地笑着回头,扔给那人一颗小小的糖。
        那人伸出断了一根小指的左手接住,笑嘻嘻地说了声“谢谢道长”。
        他看着晓星尘走远了,嘴角的弧度渐渐回落,把糖纸撕开把那颗糖丢进嘴里。
        突然他又笑起来,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剑柄,恶狠狠的语调里带着些欢愉:“你迟早是我的!”
        他说着,用力咬碎了糖,哼着调子走远了。
        我想跟上,眼前的景象突然像撕裂一般扭曲,我的意识也模糊起来。
       梦醒了,我还是在义庄地下,守着一无所有的他。

降灾(第二)

#私设#
#降灾视角#

    八月十五,一轮满月高高悬挂在晴朗的夜空。我躺在义庄前的泥地上,努力伸着手触及那我无法触及到的月光。
    忽然,一阵刺骨的风吹过,月亮被乌云遮挡,也遮住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我放下手,无意识地将手指放到眼下摩挲。
    很多年前,这双眼下有两道黑色的花纹,经过漫长的岁月流逝,他们渐渐淡去,直至消失不见。
    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还有他在意的东西,全部都没有了。
    那一把叫做霜华的剑,那一只小小的锁灵囊,那一个一直不依不饶纠缠他的孤魂,那一颗已经发黑不能吃了的糖,全部都没有了。
    金光瑶把我和他一起葬在了这座义庄的地下,从此以后,他真的只剩下我了。
    我陪着他在这只有我们的义城度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然而今晚一过,他的魂魄将会全部消散,而我也没有了一个留在这世间的理由。
    我是他的剑灵,他便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理由。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明亮起来,而他的魂魄,也终于在日出时全部消散了。
    我轻轻闭上双眼,脑中一片空白。
    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少年懒洋洋的声音,那是我成为剑灵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所到之处,祸乱将至。”
    “以后,你的名字,叫降灾。”

降灾(第一)

#降灾视角#
#私设#

    冰冷而黑暗的空间里,闪烁着一抹微光。我蜷在角落里,轻闭着双眼。
    突然,四周强烈震动,我睁开眼,血色的瞳里满是愉悦,我将黑色长发随意地撩到身后,露出双眼下同样黑色的花纹。
    终于可以出去了呢。
    半晌,平静。
    我缓缓站起,视野开阔起来,许久不见的阳光使我不由眯起了眼。
    流水潺潺的小溪边,那个叫阿箐的小瞎子满脸怒火的正在喊着什么,有些听不太清楚,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
    就算被骂了这么久,我却仍感受到了主人的内心的愉快,因为终于找到她了吗?
    阿箐又骂了一句什么,主人似乎更加愉悦了,他明明还是笑着的,我却不禁浑身发冷,我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但我感觉到了冰冷的杀意——我知道,他要动手了。
    果然,主人右手猛的一扬,然后就是凄厉的惨叫。我尚未听够,就尝到了温热的鲜血。
    “很久没有杀人了呢。”我舔了舔唇,轻声自语。
    主人低着头看着阿箐的尸体,轻轻勾起唇角,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像极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可他的表情却莫名有些难过。
    心中刚觉得有些奇怪,余光便瞥见主人左手的那把剑。
多漂亮的剑,不过在主人手里也不过是同我一般,杀人的武器罢了。
    可我清楚的知道,他待我与待那把剑是不同的。
    我伸了伸懒腰,绕到那人身后,用虚幻的手轻轻搂住他的腰。
    “啧,又瘦了。”我叹息,旋即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
    我将脸贴在他背后蹭了蹭,甜腻腻的话语被风吹到空中。
    “你只需要我就可以了,不是么?”
    我叫降灾。
    降世于灾。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终章)

#ooc致歉#
#完结章,感谢观看#
#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

    叶修东西本来也没有多少,他随便整理了一下就打包跟着韩文清走了。
    东西都在房间里放好,叶修正想点根烟,却被韩文清阻止了。他一脸冷漠:“ 要抽出去抽。”
    “我去,不是吧大哥?” 叶修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 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韩文清沉默了,过了几分钟让步道:“只能在你自己房间里抽,完了记得开窗户通风透气。”
    说完他丢给叶修一串钥匙:“ 我已经在上面标注好了。”
    叶修拿着钥匙看了看,疑惑地说:“ 卫生间的钥匙给我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房间的钥匙给我?”
    一阵沉默,韩文清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 你要我答应你什么要求?”
    “嗯……”叶修想了一会儿,眼睛看向厨房:“ 要不然你给我做顿饭吧。”
    叶修说着走到厨房,拉开了冰箱的门,里面满满当当都是食材。
    “生活过的挺不错啊老韩。”叶修道,“虽然挺让人不敢相信的,但是看着架势,你应该会做饭吧?”
    “……”沉默了一下,韩文清点头:“好。”
    韩文清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开始上手洗厨具,叶修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突然道:“ 要不然我做饭吧,就当……给你的道歉。”
    气氛在一瞬间尴尬下来,好一会儿韩文清才道:“ 你会做饭吗?”
    “不会啊。”叶修理直气壮,“但是我可以学啊”
    “……”

    ******

    叶修看着冰箱里的一堆菜,沉默了。他决定先从简单的做起,于是他拿出了番茄和鸡蛋。
    “老韩 ! ”叶修的声音响起,厨房是开放式的,和客厅相连,正坐在沙发上看实况游戏的韩文清应了一声。
    “西红柿炒蛋应该先放西红柿还是先放鸡蛋?”
    “……先放油。”
    十分钟过去了,叶修看着自己千辛万苦做出来的成果诡异的沉默了。然后拿起盘子默默的把里面黑不溜秋的东西到进垃圾桶里。
    韩文清似乎是叹了口气,接过叶修手里的盘子:“还是我来吧。”
    “那我干嘛?”
    “你……洗菜吧。”
    于是我们的叶修大神顺利地从主厨荣升为了洗菜工。
    年才刚过完,有些卤菜啊什么的都是现成的,不大一会儿,韩文清就白了满满一桌子菜。叶修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嘴里,眼睛一亮,拍着韩文清的肩膀,含糊不清的道:“ 行啊老韩!还没想到你这么贤惠啊。”
    “哦。”韩文清顿了一下,慢慢说,“所以你打算娶回家吗?”
    声音十分平稳,没有任何感情起伏,却让叶修吓得不轻。心里不禁想他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但韩文清下一步却没有了动作,转身去卫生间洗手了。仿佛刚才的话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莫名有点不爽。
    一顿饭吃完了,洗碗的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叶修的身上。
    但是很明显,洗碗,并不是叶修大神的强项,叶修只写了几个盘子,韩文清就看不下去了,果断的把叶修赶下了水池
    叶修倚着壁台看韩文清洗碗,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韩文清也没有阻止,只是默默的洗着他的碗。
   “对不起啊老韩。”叶修突然道,带上点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厨房里。
    “对不起什么?”韩文清平静道。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叶修道,“就是觉得好像没脸见你。”
    他有点烦躁,想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韩文清没再给他解释的机会,侧头道:“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啊?”叶修没想到韩文清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愣了愣,下意识的道:“我不是给你做……”
    “你确定是你做的?”韩文清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呃……”叶修有点尴尬,“话也不能这么说,好歹我没有把厨房炸了是吧。”
    韩文清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淡淡道:“我已经想好补偿了”
    “什么?”叶修心里一惊:
“ 你该不会是真的要打我一顿吧?”
    韩文清放下手中的碗,就毛巾擦干了手,做了一件他想过很多事次,想过很长时间的事情——
    他侧过身夺走了叶修手里的烟直接丢进水池里,在叶修疑惑的目光中,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唇与唇相贴的瞬间,叶修整个人都懵了,大脑一片空白,牙关被毫无防备的被撬开,任由韩文清加深这个十分生涩又无比热情的吻。
    烟草的气味交缠在鼻腔,并不好问,但是却没有谁舍得放开。缠绵的水声在唇齿间发出暧昧的声响,韩文清变本加厉,伸手揽住叶修的腰,将他用力带向自己。
    一直到叶修快要喘不过气,韩文清才舍得放开他。
    终于能够呼吸道新鲜空气了,叶修按着胸口,心跳快到不行。因为两个人离得极近,叶修也听到了对方胸腔中和他一样的剧烈起伏。
    他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楞楞地掐了一下韩文清:“ 疼吗?”
    韩文清皱起眉,反问:“你觉得呢?”
    叶修目光涣散,喃喃道:“妈的原来不是梦啊!”
    “当然不是。”比起叶修,韩文清看上去淡定多了——当然,也只是“看上去”。
    “今天不是愚人节什么的吧!”
    “……不是。”
    “那行。”叶修缓过来,脸上的表情极其平静。
    他猛地伸出手扣住韩文清的后脑勺,仰头狠狠地压了上去。
    韩文清愣了愣,从善如流重新扣紧了叶修的腰。
    阳光从敞开的窗户斑驳屋中,给两人镀上了一层温暖而明亮的光。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九)

#ooc致歉#

    四周猛的寂静了,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存在。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叶修抽完了一支烟,才抬头对着韩文清,脸上是他那一贯的笑容,只是看起来比平常更刺眼。
    “是啊。”叶修的语气满不在乎:“你又没有问我,再说没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以后会直接和我上演一场真人PK啊!”
    韩文清没说话,只是盯着他。叶修觉得这目光就像刀一样扎在他身上,刺得他浑身难受,他又笑道:“怎么了?你不会是输了不认吧?还是真的想和我真人PK?先说好,打伤了你得对个负责啊。”
    韩文清关了电脑,转身径直向门外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叶修收起了笑容,瘫在了椅子上,抬手又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轻轻吐出来,缭绕的雾气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又消失不见。
    “你这……算完全掉马了吗?”
    目睹了一切的陈果女士走上前来,对着面无表情的叶修问道。
    “嗯……”叶修坐直身子,“其实我真的以为他会给我一拳。”
    “那还不是你活该。”陈果吐槽,松了一口气,“这下好了,都不用帮你瞒了。”
    叶修无语:“……也没让你们帮我瞒着啊。”
    “你一直不告诉他,不就是想瞒着吗?”陈果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少翻白眼,小心眼球脱落。”叶修一脸诚恳。
    “滚!”陈果吼了一句,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怕他打你什么的简直是瞎掰,他一个警察怎么可能知法犯法,你到底为什么要瞒着他啊?”
    叶修沉默了好一会才严肃道:“我有权保持沉默,一切事务请移交我的律师处理。”
    “……滚滚滚,美剧看多了吧,你哪来的律师?”陈果简直没脾气了:“不说算了,懒得管你了。”
    陈果走了,叶修松了口气,重新瘫在椅子上,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他在游戏上对大漠孤烟告别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和别人打了一个对他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赌,但是他输了,输掉了陪伴了他十年的一叶之秋。他坐在电脑前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十年的老对手这个消息。
    他等着大漠孤烟上线,尽量以最平淡的语气告诉他自己打赌输掉了账号卡。
    他记得那天,对方也是沉默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像今天看他一样,一直盯着屏幕上那个手持长矛的战斗法师。
    然后叶修看见他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当时叶修含糊不清的回答: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发完这句话,叶修看见系统显示对方下线了。叶修想,当时他应该很生气吧?
    后来苏沐秋丢给他一张账号卡,那是曾经苏沐秋准备靠着它在荣耀大杀四方,却因为等级提升而不得不废掉的君莫笑。而苏沐秋接到了游戏公司的邀请,再三权衡之下,为了赚钱供苏沐橙上学,他选择了签约游戏公司,丧失了在荣耀里从头再来的机会。
    叶修拿着那张账号卡,偶然走进了兴欣网吧。那天正好是荣耀开新区的日子,于是他给君莫晓办理了转区,决心在第十区,从头再来。
    很意外的,他遇见了韩文清,大漠孤烟的主人。和他PK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换了一种打法,有意无意的隐瞒了自己一叶之秋的身份。为了让韩文清继续下去,他对他说了“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话。
    韩文清继续是荣耀里的大神大漠孤烟,而叶修却一直将一叶之秋这个身份隐瞒下去,韩文清几次试探,都被他躲过去了。今天的PK,君莫笑被大漠孤烟逼得无路可退,不得不使用自己用最熟悉的打法。
    然后他赢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应对韩文清的质问。
    当他看见韩文清转生的时候,心里松了口气,却又仿佛失了一块儿。
    他为什么要瞒着韩文清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也许在他心里,他没有脸面对韩文清吧?
    叶修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对象却是自己。

    ******

    一连好几天,叶修都没有见到韩文清。
    苏沐秋给他出主意:“要不然你还是自觉点去负荆请罪吧,他是警察。不会杀了你的,顶多把你打成半身不遂。”
    “不用,谢谢。”叶修皮笑肉不笑,“写你的程序去吧,别来烦哥。”
    眼看着十五都要过完了,正月十四的早上,叶修正等着别人来交班,却见到了一张看一眼都忍不住想上交钱包的脸。
    叶修一愣:“老韩?你……”
    “昨天新杰回来吧,东西都搬完了,电脑也给你装好了。”韩文清面无表情,“你可以搬进来了。”
    叶修点了支烟吸了一口,然后把烟蒂狠狠摁灭在烟灰缸里,笑道:“老韩,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要求。”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八)

#ooc致歉#

    “所以你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和韩文清同居了?”
    QQ上,苏沐秋的语气是从屏幕里都可以看出来的惊讶。
    “是啊,又不收房租,我为什么不让自己住的舒服点儿。”
    “那你去跟老板娘说啊,现在她应该很乐意给你腾出一个房间。”
    “……”
    苏沐秋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啧啧啧啧啧,孤男寡男干柴烈火,叶修你一定要把持住了啊!”
    “……苏沐秋你够了啊。”叶修一脸黑线。
    “哈哈哈,我有事儿,先下了,拜拜了您呐。”
    叶修也是没脾气了,望着电脑出神。
    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韩文清?真的是因为他敷衍苏沐秋的那些理由吗?叶修知道当然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呢?
    一门心思扑在游戏上单身了25年连有好感的女生都没有的叶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他缓缓吐了口气,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在眼前的荣耀上。

    ******
   
    过完年,员工都回来上班了。
    和值早班的同事换了班,叶修上楼去休息。特地去陈果的房间看了看。被子如他所料的掉在了地上,他叹口气,帮陈果掖好被子。回到了马上就要不属于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了快一个小时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等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洗了一把冷水脸,叶修穿好衣服下楼,发现韩文清已经在前台和陈果交谈了。
    陈果看见叶修,招呼道:“终于下来了,韩警官都等你半天了。”
    叶修迎着韩文清的目光朝他点了点头,慢慢吞吞的挪了过去。
    陈果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韩警官都已经跟我说了,这样也好,我还琢磨着你那地方太小了,准备重新跟你找个地方住呢。”
    “我先带你去认识路。”韩文清接过话“新杰回家过年了还没回来,等他回来把东西整理好,你就可以住进来了。”
    “随便啊,反正我也没有什么行李。”叶修耸耸肩,“啊,睡了这么久饿死了,老韩,你吃了吗?要不吃了再去吧。”
    韩文清点点头
    “老板娘,我们走了啊!”走到门口,叶修又回过头来对陈果喊到,陈果比了个OK的手势。
    走到街对面。叶修看着零星的几家饭馆问道:“老韩,吃什么?”
    “随便。”
    “呃,那就牛肉面吧。”
    人不多,两碗冒着热气的面很快就被端上来了,叶修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面,蒸腾的热气朦胧了他的视线。叶修踌躇了一下,问韩文清:“你为什么会想到让我搬去和你一起住?而且还不收房租。”
    韩文清挑面的手顿了一下,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帮个忙而已。”
    叶修在心里叹气,这种理由谁会相信啊,又不是小孩子了。但是他也没有多问什么。
    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一个理由了,只是他不愿意去想,或者说害怕去想。
    这顿饭吃的寂静无声,叶修才发现,他们俩坐在一起吃了几次饭,好像每一次都以沉默收场。

     ******

    韩文清家的小区如他说的,果然不远。叶修看着整洁明亮的室内,“啧”了一声:“现在当警察的都这么有钱吗?这房子是你买的?”
    韩文清点了点头。
    “有车有房还有稳定工作,也就是脸吓人了点儿,不然得有多少姑娘前仆后继想要嫁给你啊。”
    叶修说的随意,心里却有点堵得慌。他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哪间房是你的啊?”
    韩文清手指靠近沙发的那件。
叶修走过去开门开灯,毫不避讳地进了房间。
    韩文清的房间基本没什么装饰,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把办公椅。电脑放在书桌上,墙上的书架上摆着书,床上一套都是灰黑色的,整间房看上去和主人一样冷静严肃。
    “果然是你的风格啊。”叶修感叹完,转头去马上就要属于他的房间。
    如果说韩文清的房间是简单整洁的话,张新杰的房间简直一丝不苟到令人发指。
    “他到底是怎么把被子叠成豆腐块的?”叶修惊讶道,“居然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顿了顿,叶修道:“他为什么要去当老师,开个家政公司亲自上阵,肯定比老师赚的钱多啊,保证它不出三年,什么东西都有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等过完年他回来你可以自己向他提一下这个建议。”
    “切,哥的幽默你不懂。”叶修摆摆手,“对了,你说给我的电脑呢?”
    “收着没用,等你搬过来了再装上去。”
    “哦。”
    叶修没怎么在意的应了一声。他走到客厅四周环视了一圈,目光看向厨房,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道:“好了,我参观完的,你还有别的事吗?要不然我们去PK几盘吧。”

    ******

    兴欣网吧。
    等待电脑开机的过程中,叶修道:“ PK了这么多次,从来没有下过赌注,不然我们今天来打个赌吧。”
    “赌什么?”
    “就赌一个要求。”叶修道,“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点头答应了。
    说话的工夫电脑已经开机了,叶修正准备向陈果借账号卡,却听到韩文清道:“用你的那张‘君莫笑’,开修正场,我想见识一下你那件银武。”
    因为两人的等级差距,叶修和韩文清PK一直是用的陈果的逐烟霞。而这一个多月以来,韩文清没少听见“君莫笑”的“英雄事迹”,他对其他玩家口中啧啧称奇那把银武千机伞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叶修闻言有点惊讶,但是没说什么,从口袋里拿出君莫笑。插卡登录。
    修正场虽然会消除角色等级差距,但比起大漠孤烟的装备来说,君莫笑还是差得有点远了。叶修笑道:“ 你的装备那么好,看来我这次说不定要输了。”
    虽然他话是这样说,但神色仍然镇定自若。
    韩文清没有理会他装模作样的感叹。“眼睛却紧盯着君莫笑”手上那把白色的长柄伞。
    此时“君莫笑”身上一堆花花绿绿的装备,不要说美感了,就连“正常”两个字都挺勉强,看上去有点可笑。但韩文清却一点儿也没觉得可笑。PK了那么多场他深知眼前这个人有多难对付。他坐直身,身子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
    这次的PK足足打了一个小时。而在这一个小时里,韩文清终于见识到了千机伞的变态之处,它可以变换成各种职业的武器。即便有装备上的差距韩文清还是输了。
    但是对于韩文清来说,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的这场PK,叶修用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打法。
    而这种打法,韩文清熟悉到可怕。
    韩文清看着叶修,往天叶修赢了总是嘴里要损他一番,但是今天却只沉默着点了一支烟。韩文清已经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了,他只是盯着叶修,沉声道:“叶修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一叶之秋?”

文字被屏两次,我看看发图片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六)

ooc致歉#

    这还是叶修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坐警车,当了二十几年良好公民的他心情有点复杂。
    张新杰和苏沐橙对视了一眼,莫名很有默契的坐到了后座,叶修抽了下嘴角,认命坐到了副驾驶上。
    “安全带。”韩文清提醒道。
    “哦。”叶修随口应道,找到安全带,一拉——没拉动。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感到了尴尬,就又用力拉了几下,还是没有拉动。
    叶修正伤脑筋,便见韩文清俯过身来,一下就把卡在缝里的安全带拽出来了。
    韩文清直起身,头发轻轻蹭过叶修的嘴唇。
    叶修一怔,破天荒的脸红了。他装作镇定的扣好安全带,将头迅速转向窗外,双眼无神的隔着玻璃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试图将心里那一点奇怪的想法从脑子里丢出去。
    坐在后座的苏沐橙将一只手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好看的眉毛弯成愉快的弧度,笑的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把叶修和苏沐橙送到兴欣的门口,叶修问韩文清和张新杰:“你们俩要不要一起来吃个饭。”
    “我就不了。”张新杰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还有20分钟《新闻联播》就要开始了。”
    叶修被噎了一下,无语了。
    这个理由他必须给满分。
    “我要送他回去。”韩文清说道。
    叶修耸耸肩,没有继续坚持,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沐橙,走了!”
    苏沐橙应了一声,对张新杰挥挥手,笑着说:“张老师再见。”
    两人下车后,车平稳的驶向前方,车里的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张新杰双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开口道:“你对那个叶修,好像很不一样。”
    韩文清目视前方,专心致志在开车,仿佛没有听到张新杰的话,什么都没有说。
    “我从来没见过你对除了家人之外的任何人主动过。”对于韩文清漠然的态度。张新杰已经习惯了,所以他并不介意,自顾自的继续说。
    张新杰好歹当了韩文清七年的朋友,他很清楚韩文清,这个人也许会在游戏里主动或是在工作时主动,但在别的方面,尤其是感情上,他从来不是一个会主动的人。
    所以当韩文清主动提出要送叶修回去的时候,张新杰很意外,非常意外。
    韩文清一直沉默着,张新杰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张新杰想他也许已经知道答案了。
    车里安静了一会,张新杰突然道:“学校给我安排了公寓,我过年以后就搬走了。”
    韩文清依旧沉默。

    ******

    叶修和苏沐橙目送那辆警车渐行渐远。冬季的天黑的特别快,街道已经灯火通明,一阵冷风吹来,苏沐橙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叶修见状将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苏沐橙围好,说道:“饿了没有?走,哥带你下馆子去。”
    带着苏沐橙跟陈果打了招呼。叶修和她并肩在冷风里走着。苏沐橙突然停下来,侧过头笑眯眯的问他:“那个韩文清,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苏沐橙没有用疑问句,完全是陈述语气。
    叶修差点没被苏沐橙这句话噎死,伸手就在苏沐橙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你这家伙,乱说什么。”
    “有什么关系?”苏沐橙抬手揉揉被敲痛的头,“你们俩好歹十年宿敌啊,有点感情怎么了?”
    “可是他不知道啊!”
    “所以我问的是你啊。”
    叶修不说话了,半响才开口道:“大人的事,小孩儿别多管。”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也不管叶修了,哼着歌蹦到他前面去了。
    叶修默默的跟在她身后点燃了一支烟,点点的星火在寂静的夜里跳动着橘红色的光芒。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五)

#ooc致歉#

    还有两个星期就到春节了,是到了学校该放寒假的日子了。
    为了研发新游戏而忙的焦头烂额的苏沐秋抽空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让他去接苏沐橙到兴欣网吧那边,他晚一点再去接她。
    苏沐秋平常工作太忙,没有时间照顾苏沐橙,而他们的学校又离苏沐秋现在住的房子比较远,所以苏沐橙一直都是住校来着。
    放假那天没上晚自习,但是时间差不多也快到饭点了。叶修向陈果打了个招呼,拦车去接苏沐橙了。
    叶修到的时候学校还没有放学,门口已经聚拢了一堆接孩子的家长。叶修刚从口袋里拿出烟盒,这时候一位牵着小朋友的家长从他身边路过,他打开烟盒拿烟的动作顿了顿,把烟盒放回了口袋里。
    终于等到下课铃响,没一会儿的功夫,学生一涌而出。叶修伸出手搓搓被冷风吹到失去知觉的脸,艰难的在形形色色的人中寻找苏沐橙的身影。
    突然肩膀被人用力拍了一下,叶修转过头看见了背着书包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哟,是你们啊。”叶修朝他俩挥挥手,算是打招呼。
    喻文州回以微笑。
    “那个人没有跟你一起来吧?”黄少天眼睛左右瞄了一圈嘀咕道,见的确只有叶修一个人,放下心来,对叶修说道,“你今天不要想再逃避了!就让我们去游戏里决一胜负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打败你了!”
    叶修很无奈:“我只是来接沐橙的而已。我到现在都没看见她人呢,就算说想打写我也没办法啊。”
    “少天,伯母说今天让你快点回家,一家人还等着你吃饭。”喻文州状似不经意的提醒道。
    黄少天失望的撇嘴:“好吧这次先放过你我一定会找机会和你PK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叶修默默在心里给喻文州点了个赞。
    喻文州向叶修告别,顿了下又说:“苏沐橙做值日,一时半会可能出不来,你可以进去找她。”
    “谢谢啊小鬼。”叶修笑着挥了挥手。
    等俩人的背影消失在远方,叶修转身走进了学校。
    叶修到苏沐橙班上的时候她正在擦黑板,粉尘在空中飘飘荡荡。苏沐橙擦好黑板,把手里的黑板擦放好拍拍手上的灰,蹦到叶修身边,笑眯眯地说:“我哥又把你差来当苦力呀。”
    叶修耸肩:“那不然呢,你哥那么个大忙人,天天忙的废寝忘食,哪是哥这种小网管可以比的。”
    “当初他们公司是邀请了你们两个人的事,你自己不想去的。”苏沐橙摊手。
    “我才不想当那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每天累的要死,还动不动就要加班。那我离家出走不就没意思了。”叶修一副懒洋洋的语气,“值日做完了吗?”
    “马上就好。”苏沐橙湾起眼睛,伸出一只手掌,“再等我五分钟。”
    眨个眼睛的功夫苏沐橙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叶修笑着摇摇头,双手抱胸倚在门上,习惯性的夹了一支烟在手上。
    “这位先生,教室是不允许抽烟的。”
    叶修偏头看去,一个腋下夹着书本带着眼镜的男人缓步走来,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一丝不苟的气息。
    “啊?不不不。”叶修直起身子,摆摆手,“我没打算抽,就是习惯问题。”
    男人向叶修伸出手,说道:“你是苏沐橙的哥哥吧?我是他的班主任,我叫张新杰。”
    叶修跟张新杰伸过来的手握了一下,笑道:“说哥哥也算是吧,沐橙他哥忙就让我来接她。”
    “嗯。”张新杰点点头,“苏沐橙在学校表现挺好的。”
    “那肯定的啊。”叶修毫不谦虚。
    “叶修?”
    两人正聊着,叶修又听到了有人用略带疑惑的语气叫他的名字,而且声音无比熟悉。叶修转过头,果然是韩文清那张面无表情钱包脸。
    “老韩?”叶修看到他有点意外,还是打了个招呼,“这么巧啊,在这里都能碰上。”
    “叶修?就是那个这几天和你打了很多场的荣耀玩家?”张新杰听了韩文清的话扶了扶眼镜,道。
    韩文清点头。
    张新杰对叶修说道:“久闻。我是韩文清以前警校的同学,现在在他家里暂住,我的车坏了所以拜托他来接我。”
    “哦。”叶修点头应道,把心里那点莫名其妙的不爽压下去,又奇怪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解释。
    这时苏沐橙刚扫完地回来,看到气氛奇怪的三个人,不明就里。她眨了眨眼睛,凑过去对张新杰道:“张老师好。”
    张新杰点点头回应。
    苏沐橙眼睛转到韩文清身上,又看看叶修,看到对方对自己使了个眼色,了然笑道:“张老师,我值日做完了,我就先回去啦。”
    还没有等张新杰回答,就听到韩文清道:“我送你们回去吧,天气冷不好拦车。”
    张新杰抬头看了韩文清一样,眼神中有点讶异。顿了顿,他又向叶修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
    其实叶修是想拒绝的,但苏沐橙已经帮他答应了。
    “好啊,谢谢你啊。”苏沐橙弯起眼睛,笑得很灿烂。

韩叶·不想和网管谈恋爱的警察不是好警察(四)

#ooc致歉#
#突然更新#

    自从上一次切磋过以后,叶修出去买饭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正好下班的韩文清。然后免不了又是切磋了几次,俩人逐渐熟稔起来,叶修对韩文清的称呼成功的从“喂”,变成了“老韩”。
    这天,叶修和韩文清又碰到一起去了,叶修买完饭,和韩文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往兴欣网吧走去。
    俩人一进门就看见陈果和两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对峙着。
    “看见了没有?”陈果指了指墙上醒目的标语:“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其实你别看我长得比较稚嫩,但是我成年了。”其中一个少年一脸严肃,但莫名让人感觉很没有底气。
    “呵呵。”陈果皮笑肉不笑的拿起吧台上的身份证,“还差八个多月呢?小朋友,我们这儿可是正规网吧,少一天都不行。”
    另一位少年倒是很淡定的看着,微笑着没有出声。
    “老板娘,什么情况啊这是?”叶修把饭搁到吧台上凑过来问道。
    陈果刚准备开口,那个还差八个月成年的少年看到叶修,眼前一亮,直接就扑过来,语速飞快:“你就是叶修吧?嗯,没错,肯定就是你。听说你打游戏很厉害啊!来来来跟我PK一局啊!”
    “你等等。”叶修一头雾水: “你是听谁说我打游戏很厉害的?还有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叶修了?”
    “苏沐橙告诉我的呀,我俩是同班的。”少年一脸迷之自信:“‘长得人模人样的但是挺丧,有点虚胖,天生一张嘲讽脸,这样肯定就是叶修没跑了’!怎么了我猜的不对吗?难道你不是叶修?”
    “不,你猜的很对,我就是叶修。”叶修一脸黑线:“那丫头真的是这么跟你形容我的?”
    “不,并不是。”站在一旁看戏(……)的少年终于开口了,从容不迫道,“苏沐橙只是告诉我们你打游戏很厉害,以及你在这个叫兴欣的网吧工作,至于其他的,是苏沐橙的监护人说的。”
    “……苏沐秋!”叶修咬牙切齿。
     少年慢慢道:“我叫喻文州,他叫黄少天。他听说你打游戏很厉害,尤其在是荣耀方面,所以非要来找你比试,我拦都拦不住。”
    叫做黄少天的少年明显不耐烦了,却抬眼看见了叶修身后一直被忽视到现在的韩文清身上。不由一阵恍惚。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钱包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在自己的手上了,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喃喃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要把钱包交给他的冲动,我一定是读书读傻了吧……”
    韩文清:“……”
    叶修一点儿也没收敛自己,大笑着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哈哈哈老韩你出门还是带一个面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吓坏小朋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文清发誓自己真的很想把叶修的嘴缝起来。
    叶修笑够了,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抬手揉乱黄少天的头发,指着韩文清笑眯眯的说:“你想跟哥单挑啊?没问题呀,只要你能先赢过他,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放手放手别我碰头发!”黄少天一脸嫌弃的躲开了叶修的手,又看了一眼韩文清,咽了下唾沫,正色道:“今天就算了吧我突然想起来我妈叫我早点回家吃饭,再见再见再见!”
    等我下次挑一个他不在的日子来!
    黄少天又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韩文清,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肚子,拉了一把喻文州:“班长走啦!”
    喻文州向陈果点了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先走了。”
    陈果对这个有礼貌的少年还是印象很好的,笑眯眯地挥挥手:“慢点走,路上小心啊。”
    目送两人离开,叶修伸了个懒腰,感叹道:“唉,哥的名声简直名垂千古,当个网管都有人来挑战我,人生啊,寂寞。”
    “名垂千古是这么用的嘛?行了别嘚瑟了!滚去吃饭!”陈果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脸色一转热情地招呼着韩文清:“韩警官,要不要一起?”
    “不用了,谢谢。”韩文清拒绝道,“今天我得先回去了,家里有人等我吃饭。”
    叶修开饭盒盖子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语气调侃道:“谁啊?女朋友吗?”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沉默着没有说话,然后转过身走了。
    气氛忽然之间变得奇怪起来。
    陈果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这莫名其妙的尴尬气氛,就听见两个带着毫无波澜的语气的字从门口传来,然后消散在空气中。
    “我妈。”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忽然扬了扬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