捌钺August

全部取关,抱歉。

魔道同人·薛洋

   
    薛洋看着阿菁倒下去,渐渐不动了。
    他歪着头,唇角微微扬起,眼底却一片冰冷,似乎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又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忘了找阿菁有没有留下来的魂魄,薛洋走到阿菁的尸体旁边,将霜华收好,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径直往义庄走去。
    义庄里的装饰物品摆放似乎都和以前一样,桌子上的竹篮里还放着蔬菜和水果,看起来很新鲜。
    只是,少了一个虽然看不见,但是温文尔雅,永远笑着的道长,和一个装作看不见,整天叽叽喳喳无理取闹的小姑娘。
    原先阿菁住的棺材里面躺着晓星尘,薛洋想了想,让阿菁先靠着墙坐在地上,又打开了旁边的一口空棺,出去了两趟,拿来了几捧厚厚的稻草和一条毛巾一盆水。他将稻草铺在空棺里,蹲在阿菁身边认认真真擦干净了她的脸,又重新抱起她。
    可能是动作太大了,有什么东西随着薛洋的动作从阿菁身上掉在地上,薛洋定睛一看,是一个小小的白色的钱袋。
    薛洋将阿菁在空棺里放好,嘴里嘀咕道:“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说你丑吗,那我就不把你炼成凶尸,让你自个发烂,脸都烂的不能看,我再把你曝尸荒野,让野狗啃你,啃得稀巴烂!”他一边把对晓星尘说过的话对阿菁又说了一遍,一边把她摆成一个安分的姿势,又回过头来捡起钱袋。
    他把钱袋打开,翻出里面的东西,是一颗小小的糖。
    薛洋定定的看了一会,把糖重新新放回钱袋里,将它在阿菁颈边放好,然后把棺盖合上了。
    薛洋在原地站了一会,不知道要做什么事了,就在放着晓星尘的棺材旁边的地上坐下来,从腰间拿出一直小小的锁灵囊,动作很轻的把它举起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很小声的道:“晓星尘,你怎么还不醒?我要把你炼成凶尸,让你和那个宋道长一起杀人,等你杀够了就让你看看,你有多么恶心。”
    “怎么坐在地上?小心凉。”
    一个温和的熟悉声音传来,薛洋迅速把锁灵囊收好,也没站起来,往棺身上一靠,双手枕到脑后,懒洋洋地道:“要你管。”
    金光瑶走近,对着躺在棺材里的晓星尘施了一礼,薛洋看他这幅姿态,翻了个白眼,嘴里不屑道:“虚伪。”
    金光瑶还是挂着那副温和的笑容,直起身,走到薛洋旁边也坐了下来。
    薛洋有些嫌弃往旁边挪了挪,讽刺道:“你来干什么?最近兰陵金氏挺风光的吧,你不去当你的家主,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金光瑶哼了一声,学着薛洋的语气道:“要你管。”然后又道:“阴虎符还原的怎么样了?”
    薛洋道,“那有那么容易。再说我现在忙着呢,阴虎符先等等吧。”
    金光瑶拿出几张纸,“这些是夷陵老祖剩下的那些手稿,后来又在乱葬岗找了好些日子才又找了几张能看的。”
    薛洋听了猛的坐直了,一把把那些手稿抢过来,有些兴奋的翻了翻,又安静下来,似乎有些失望。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金光瑶看他脸色不对,问道。
    “没什么。”薛洋回道,又翻了翻,突然问:“魏无羡真的连一丝残魂都找不到了吗?”
    “应该是的吧,各大家族搜了这么多年都没搜到,想必是找不到了。”
    薛洋不以为然的嗤笑一声,只是藏在衣袖下只剩四指的左手不由得握紧了。
    “常家灭门,是你做的。”金光瑶似是询问,却是用的肯定语气。
    “对啊,反正又没人知道是我。”薛洋漫不经心地应道。
    金光瑶视线往旁边转去,又转过来,问道:“那你为何要用霜华凌迟,还挖了常萍一双眼睛?”
    薛洋沉默了一瞬,又挑起眉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为了嫁祸给晓星尘,等到旁人知道杀人的剑是霜华,就会以为是晓星尘在蓄意报复。他不是一直自以为高风亮节吗?那我就要告诉别人,他也和他眼中我一样,是个卑鄙无耻,恶心的小人!”
    金光瑶盯着薛洋看了一会,忽然笑了,道:”是吗。”
    “当然。”薛洋道,声音低的听不清,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一阵沉默,金光瑶道:“你准备一直在这吗?”
   “不然呢?跟你去金鳞台吗?”
   “免了。”金光瑶笑着摇摇头:“在旁人眼里你可是个死人了,把你带回金鳞台还不知道你个小流氓会给我惹多大麻烦呢。你还是好好在这里呆着吧,回头我将你在炼尸场的东西都拿来,你想做什么我都管不着,只要你不露出你这张脸,让我难办就行。”
    薛洋不置可否。
    “好了,我先走了。”金光瑶站起身。
    “不送。”薛洋坐的好好的,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金光瑶向门外走去,路过躺着晓星尘的棺材时,忽然扭头对薛洋笑道:“晓星尘道长,也算是很幸运的了,居然能让你为了他做那么多,真的是不容易啊。”
    薛洋皱眉,刚想说什么,金光瑶脚步不停,已经走出门外了。
    他似是在想金光瑶的话是什么意思,忽然冷笑一声,靠在棺身上,视线向上,不知道盯着那里看。
    一直到天黑,薛洋才动了一动,他起身又蹲下,看着一动不动的晓星尘,从怀里找出一颗封的好好的糖,看了看,似乎想吃,却又忍住了,把糖又在怀里放好。然后又重新坐下,闭上了眼睛,就这么睡去了。
    因为,再也没有一个会每天在他睡觉或者醒来时给他一颗糖的人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