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无书

全部取关,抱歉。

降灾(最终)

       已经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了,醒来时昏昏沉沉,努力睁开眼睛,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色。
        眼前这座破屋子,分明——就是义庄啊!
        正愣着神,从屋里打闹着出来三个人。
        那个讨厌的女孩嘴里骂着什么正摸索着拿竹竿胡乱挥舞着,被他追着打的少年也不恼,一边躲一边笑嘻嘻的回嘴,那双眼缠着绷带的白衣道人一脸的无可奈何,嘴角确是掩饰不住的弧度。
        只看了一眼,便落下泪来。
        原来剑灵也会做梦吗?
         那个一脸懒洋洋,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但是……却忘不了。
         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被晓星尘救起来,没有在伤好之后留下来,没有遇上那个宋子琛,是不是他和我还会像以前那样,无法无天满不在乎,想杀人就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不是像如今,残缺了一条手臂,躺在冰冷冷的地下,最后魂飞魄散。
        我的目光一直在哪人身上,贪婪地想把他的容貌深刻进心里。
        没听清他们说了些什么,那个叫阿箐的女孩气鼓鼓地跟在晓星尘身后走了,晓星尘一边无奈地笑着回头,扔给那人一颗小小的糖。
        那人伸出断了一根小指的左手接住,笑嘻嘻地说了声“谢谢道长”。
        他看着晓星尘走远了,嘴角的弧度渐渐回落,把糖纸撕开把那颗糖丢进嘴里。
        突然他又笑起来,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剑柄,恶狠狠的语调里带着些欢愉:“你迟早是我的!”
        他说着,用力咬碎了糖,哼着调子走远了。
        我想跟上,眼前的景象突然像撕裂一般扭曲,我的意识也模糊起来。
       梦醒了,我还是在义庄地下,守着一无所有的他。

降灾(第二)

#私设#
#降灾视角#

    八月十五,一轮满月高高悬挂在晴朗的夜空。我躺在义庄前的泥地上,努力伸着手触及那我无法触及到的月光。
    忽然,一阵刺骨的风吹过,月亮被乌云遮挡,也遮住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我放下手,无意识地将手指放到眼下摩挲。
    很多年前,这双眼下有两道黑色的花纹,经过漫长的岁月流逝,他们渐渐淡去,直至消失不见。
    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还有他在意的东西,全部都没有了。
    那一把叫做霜华的剑,那一只小小的锁灵囊,那一个一直不依不饶纠缠他的孤魂,那一颗已经发黑不能吃了的糖,全部都没有了。
    金光瑶把我和他一起葬在了这座义庄的地下,从此以后,他真的只剩下我了。
    我陪着他在这只有我们的义城度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然而今晚一过,他的魂魄将会全部消散,而我也没有了一个留在这世间的理由。
    我是他的剑灵,他便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理由。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明亮起来,而他的魂魄,也终于在日出时全部消散了。
    我轻轻闭上双眼,脑中一片空白。
    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少年懒洋洋的声音,那是我成为剑灵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所到之处,祸乱将至。”
    “以后,你的名字,叫降灾。”

降灾(第一)

#降灾视角#
#私设#

    冰冷而黑暗的空间里,闪烁着一抹微光。我蜷在角落里,轻闭着双眼。
    突然,四周强烈震动,我睁开眼,血色的瞳里满是愉悦,我将黑色长发随意地撩到身后,露出双眼下同样黑色的花纹。
    终于可以出去了呢。
    半晌,平静。
    我缓缓站起,视野开阔起来,许久不见的阳光使我不由眯起了眼。
    流水潺潺的小溪边,那个叫阿箐的小瞎子满脸怒火的正在喊着什么,有些听不太清楚,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
    就算被骂了这么久,我却仍感受到了主人的内心的愉快,因为终于找到她了吗?
    阿箐又骂了一句什么,主人似乎更加愉悦了,他明明还是笑着的,我却不禁浑身发冷,我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但我感觉到了冰冷的杀意——我知道,他要动手了。
    果然,主人右手猛的一扬,然后就是凄厉的惨叫。我尚未听够,就尝到了温热的鲜血。
    “很久没有杀人了呢。”我舔了舔唇,轻声自语。
    主人低着头看着阿箐的尸体,轻轻勾起唇角,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像极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可他的表情却莫名有些难过。
    心中刚觉得有些奇怪,余光便瞥见主人左手的那把剑。
多漂亮的剑,不过在主人手里也不过是同我一般,杀人的武器罢了。
    可我清楚的知道,他待我与待那把剑是不同的。
    我伸了伸懒腰,绕到那人身后,用虚幻的手轻轻搂住他的腰。
    “啧,又瘦了。”我叹息,旋即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
    我将脸贴在他背后蹭了蹭,甜腻腻的话语被风吹到空中。
    “你只需要我就可以了,不是么?”
    我叫降灾。
    降世于灾。